一二三四br听到响亮的口号节能

来源:    作者:笔名    2020-09-30

“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”

听到响亮的口号,街坊四邻都知道,这是老郝头在晨练,无论春夏秋冬,六点准时开始。先是活动筋骨,绕着小广场慢跑几圈,紧接着弯腰下腿扎马步,压轴动作是稍息立正踏步走。瞧那架势,一板一眼,规范有力,与年轻士兵相比,决不逊色。

老郝头大名郝卫国,十六岁参军,上过战场。身上的伤疤同比增长34.15%;实现营业利润2760.66万元,就像一枚枚军功章。后来新中国成立,他光荣退伍,被分配到地方工作。弹指一挥间,一个甲子过去了,当年的棒小伙已是耄耋老人。

然而,岁月只能催老容颜,却不能侵蚀人心。老郝头白发如雪,红光满面,精气神不减。说起话来,依然是大嗓门;走起路来,虎虎生风。

因为小时候挨饿受冻,吃尽了苦头,所以老郝头珍惜当下的好日子,一直保持勤俭作风。一双军用胶鞋,一穿就是几年。衣裤、袜子都打着补丁。最令家人不能理解的是,他放着舒适的床不睡,偏爱在地板上打铺。盖的被子也是绿色的军被,枕边放着掉漆的军用水壶。每天早上,把军被叠成“豆腐块”,挎上水壶去锻炼身体。

老郝头性格豪爽,嫉恶如仇。每当听到社会上的负面,总要骂上几句。若是在小广场上,他还会滔滔不绝地演讲——弘扬优良传统,批判歪风邪气。起初人们觉得新奇,纷纷围拢过来听。渐渐地,人们失去了兴趣,只把大道理当作笑话。

老郝头最大的乐趣是骑自行车。那辆五十年前出产的二八老爷车,陪伴主人历经风风雨雨。他用这辆自行车驮过媳妇上班,驮过儿子上学,后来驮孙子去幼儿园。日子富裕了,儿子想表表孝心,要给老爷子换一辆电动三轮车。可是老郝头死活不肯,坚持将恋旧进行到底。

这天中午,老郝头照例骑车去遛弯。刚骑出小区的拐角,忽然看见路边趴着一个人。他连忙将车子停在一旁,走上前一瞧,是个老头儿摔倒了,额头磕破,沁出血来。老郝头仔细一看,觉得眼熟,这不是老战友吴大勇吗?几十年不见,没想到竟然在这里,以这样的方式重逢了。

“大勇,你醒醒。看看我是谁?”

吴大勇已经昏厥过去,没有任何反应。

“老伙计,你千万别死了。我还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呢。”老郝头急忙拦下一辆出租车,将老战友送到了医院。

老郝头徘徊在抢救室门外,心中默默祈祷。从部队分别后,老战友各奔东西,有的时常联络,有的音讯杳然。近年来,年事已高的战友相继撒手人寰,每听到一个噩耗,老郝头的心情便沉重一份。那些生死与共的兄弟,是他精神上的支柱。他渴望吴大勇能平安度过危险,陪他聊聊知心话,共同追忆往昔的峥嵘岁月。

记忆将他拉回了硝烟弥漫的战场。在一次攻坚战中,作为连长的郝卫国接到上级命令,不惜一切代价,必须在天明时,攻破敌人的堡垒。战争异常残酷,战士们冒着枪林弹雨,冲锋陷阵,却一个个倒在在血泊中。郝卫国眼睛里喷出火来,抓起一个炸药包,冲向了敌人的堡垒。在战友的掩护下,他成功摧毁了敌人最后的防线。做困兽之斗的敌人开始疯狂反扑。郝卫国不幸中弹,倒在了死人堆里。幸亏吴大勇冒着生命危险,将他从阵地上背了下来。

人生真是充满了戏剧性。老郝头心想:“大勇啊,当年是你救了我的命,今天是我救了你的命。咱哥俩扯平。等你病好了,咱们痛痛快快喝顿酒!”

一个小时后,吴大勇的儿子吴德闻讯赶来。老郝头仔细端详,发现吴德虽是中年人,但模样跟大勇年轻时极像。浓眉大眼,虎背熊腰,像个顶天立地的爷们。

“大侄子,我是你爸的老战友。我姓郝……”老郝头故意留个悬念。他猜想大勇会把过去的故事,讲给自己的孩子们。当然,作为故事的主角,郝卫国的英勇事迹,孩子们肯定耳熟能详。

“谁是你大侄子?少跟我套近乎!”吴德冷漠地说,“事发现场,我已经去过了。那辆二八自行车是你的吧?”

老郝头莫名其妙,“大侄子,你这话啥意思?”

“有了物证,你抵赖不了。是你撞伤了我爸,应该赔偿医疗费,还有营养费、我的误工费。”

老郝头急了,“你这孩子,咋不分青红皂白?我真是你爸的战友。我问你,你爸是不是叫吴大勇?当年我们一起扛枪打仗,比亲兄弟还亲……”

吴德脸上露出不屑之色,讥讽道:“倚老卖老?你跟我说这些没用。就算你是我爸的老战友,撞了人,一样要赔偿。实话告诉你,不掏钱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老郝头感觉血往上涌,脑袋发晕,脚底下像踩了棉花。万万没想到,好心救战友,却被小辈讹诈,现在的人到底是咋了?

“我不跟你说,等你爸醒了。你去问问他。”老郝头强压火爆脾气。

“问也白问,我爸得了老年痴呆症。”

老郝头气得浑身发抖,一跺脚,吼道:“谁批准他老年痴呆了?他向我请示了吗?算了,明天我亲自问大勇。”说完,拔脚就走。

吴德见状,紧追不舍。老郝头大步流星,回到小区的广场,转头一看,吴德还跟在身后。

“你到底想干啥?”

“要钱!”吴德理直气壮地说,“不给钱,这事没完。”

“大家伙评评理——”老郝头吆喝一声,很多人上前围观,“我的老战友昏倒在路边。我好心把他送到医院。可是他儿子却诬赖我撞人。没撞就没撞,凭啥冤枉我?我是毛主席教育出来的兵,哪能昧着良心说谎?”

最后一句话说出来,引起哄然大笑。围观者交头接耳,笑逐颜开,就像欣赏娱乐节目。

吴德也不示弱,坚持告上法庭。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,老郝头的家人出现了,害怕事情闹大,丢人现眼,便与吴德私下协议,同意赔偿。

一场风波终于平息了。可是,每天清晨六点,再也听不见“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”的口号了。只有将近中午时,才能看见老郝头出来,精神萎靡,脸色灰暗。

“老郝头,你到底撞人没?”有人经常打趣。

“我是救人,没撞人。战友救过我的命,我救他的命。我们扯平了。我是毛主席教育出来的兵,哪能昧着良心说谎?”老郝头总是这样回答,总是引来一阵哄笑。

老郝头出门越来越少,只是偶尔下楼晒晒太阳。他弓着腰,步履蹒跚,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。人们不再跟他开玩笑,他也不再与任何人接近。有时候,几个顽皮地孩子,围着他转圈,模仿大人的强调问:“老郝头,你到底撞人没?”

“我是毛主席教育出来的兵,哪能昧着良心说谎?”老郝头说话,已经有气无力了。

一个月后,下着蒙蒙细雨的清晨,老郝头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咽下了最后一口气。

共 2 90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这是一篇令人深思并且意犹未尽的微型小说,小说中主要塑造了主人公老郝头,他曾经是个军人,所以他一辈子都是按照军人的生活方式,沿袭着一个军人的良好习惯。故事的戏剧性从老郝头的善良开始,他救了在路上病倒的老战友吴大勇,却被他的孩子吴德说成是撞了人。这下老郝头就算有一千张嘴也解释不清了。他的观念陈腐,不与时俱进,所以当下的人们只会嘲笑他,却不会深究到底是不是他的错,也不愿意相信这个善良的老兵。正是在这种环境下,老兵失去了自已一直坚持的东西,最终他去世了。不知道他是输给了这个时代还是战胜了自己的良知。人呐,一辈子,总有这样的冷暖时刻,这样的时刻,才最能表现出人性中善恶。好文,倾情推荐!【 东东】 【江山部·精品推荐 】

1楼文友: 21:42:54 读到这样的小说很是震撼,结合现实又充满人性的观点。好喜欢! 一纸一年一年华

上述图解中的申请条件最后还提到了一项特例:博士在读期间已取得突出研究成果的应届毕业生

2楼文友: 09:17: 0 品文品人、倾听倾诉,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;

灵魂对晤、以心悟心,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。

善待别人的文字,用心品读,认真品评,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!

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、舒心、优雅、美丽的流年!

恭喜,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。

感谢您赐稿流年,祝创作愉快 ! 爱,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,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。

潍坊白癜风治疗医院
碧凯保妇康栓使用期限
亳州白癜风
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