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分江南小说一切才刚刚开始

来源:    作者:笔名    2020-09-16

何明站在楼顶边沿的水泥台子上,看着远方的湛蓝的天空,何明叹了口气,冬日里的一个早晨,和煦而温暖的阳光照在何明的脸上,一行清泪顺着何明的脸颊流了下来,看着此时空无一人的小区花园,何明纵身一跃,跳了下去。

冬日里的阳光总让人感觉格外明媚,前几天的两场雪,让一切此时都变的格外耀眼,何明急速的下坠,周围的景物迅速的从何明的眼前掠过,那感觉就好像是按下了快进键一样。

这样的下坠仅仅持续了几秒钟,随着何明落地时发出的一声闷响,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声,响彻小区。

“我刚刚买东西回来,见一个人从上面掉下来,吓死我了!”五分钟后,警方迅速到达并封锁了现场,一个女警察此时正在安抚一位浓妆艳抹的女人,女人此时由于惊吓过度,坐在小区的一把长条板凳上不住的发抖,那个女警找来一条毯子给女人披上,毯子刚刚盖在女人的身上,女人便又是一声尖叫,一下子扑到女警的怀里,眼泪混合着鼻腔里流出的鼻涕,全都抹在了那个女警的身上。

几分钟后,女人的情绪稍有稳定,女警赶忙问道:“这个人你认识吗?”

“我......我不认识?”女人说着,恐惧的朝何明的尸体瞟了一眼,突然,女人脸色骤变,身边的女警一看事有蹊跷,和蔼的笑了笑,拍了拍女人的肩膀说道:“好了,看样子你是吓得不轻,我送你回家吧!”说完,女警搀扶着女人走进了不远处的一栋单元楼。

“就送到这里吧,我家里也挺乱的!”十七楼的1701房间门前,女人的举动让那个女警加深了先前的怀疑,但苦于没有证据,女警也只好离开了。

女人目送那位女警走远,右手颤抖着伸进裤子口袋里,掏出一把钥匙,反复开了几次才终于把自己家的房门打开,跑进房间,惊魂未定的女人一下子坐在地上,手中的钥匙轻轻的从手中滑落,掉在自家的木地板上。

此时的楼下,看热闹的人群将现场围得水泄不通,人们对着何明指指点点,很多在这个小区居住的老人都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“唉,多好的孩子,怎么就想不开了呢!”

“可说是呢,何明这孩子啊,从小就听话,他父母也都是通情达理的人,怎么就......唉!”

人们议论纷纷,有人为何明的死感到无比的惋惜,有人则只是为了看看热闹,全当是饭后的谈资,而在人群中,有一个男子始终眉头紧锁,这人看起来三十多岁,一身银灰的西装,一头披肩的头发让他扎成了马尾辫,此时,男子挤在人群中,目不转睛的盯着不远处何明的尸体,眉头始终皱着。

“好了,都散了!”几个警员驱赶着看热闹的人群,何明的尸体被两个身着白大褂的医生装进一个尸袋,两名医生把尸体塞进救护车后,便和开道的警车一起离开了。

看热闹的人群慢慢散去,银灰色西装的长发男子站在原地,眼前的一切让自己根本无法相信,男子从口袋中摸出一盒万宝路香烟,取出一只叼在嘴上,然而男子翻遍全身才发现,自己那个高级打火机不见了。

“呜呜呜!何明,我的好儿子啊!”医院的停尸房里,何明的母亲跪在何明的尸体前痛哭流涕,停尸房外,何明的父亲一只接着一只的抽着烟。

“这位女士,人死不能复生,请节哀顺便!”停尸房的工作人员安慰着何明的母亲,性格一向坚强的何明母亲此时精神已经处于绝望的边缘,哭了将近十分钟后,何明母亲终因伤心过度,晕了过去。

“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为什么?”停尸房外,何明的父亲坐在一把长椅上,手中的香烟此时只剩下一节烧的有些发黑的烟蒂,停尸房里突然传来急促的呼救声,何明父亲一惊,赶忙冲了进去。

“老婆!老婆!老婆你别吓我!”医院通往手术室的走廊里,两个护士冲锋一般的将何明母亲推进手术室,何明父亲呆呆的站在手术室门前,即便是再坚强的男人,也不能承受一夜之间同时失去儿子和老婆的痛苦,何明的父亲也是一样。

那一晚,手术室的等亮了一夜,何明父亲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,早上六点,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,随着手术室的门轻轻的打开,主刀医生满头是汗的走了出来,何明父亲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。

“怎么样了?”何明父亲焦急的问道。

医生摘掉口罩,“您爱人由于悲伤过度,心脏骤停,幸亏抢救的及时,否则......”医生说完看着何明的父亲。

“那她现在怎么样了?”何明父亲继续问道。

“抢救及时,命算是保住了,你最近要多陪陪她,稳定她的情绪,千万别在让她过度激动了!”医生说完,便离开了。

中午的时候,何明母亲慢慢醒了过来,病床边,一天一宿没合眼的何明父亲此时趴在病床边上睡着了,何明母亲轻轻的摸了摸丈夫的头,再次睡了过去。

“喂,小美吗,你今晚有时间没,我找你有事儿!”小区里,白天受到惊吓的女人此时躲在被子里拼命的打着,几百条的簿几乎被女人全都打了一遍,然而收到的答复却都出奇的相同。

“今天恐怕不行,我手边还有一大推的工作呢,改天吧!”

“我忙着呢,没事儿别烦我!”

“我在外地出差,这会儿恐怕也回不去啊!”

女人失望的放下,掀开被子,女人战战兢兢的起身打开房间的灯,房间里的吸顶灯发出的暖黄色光线让女人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,回到床上,女人抓过,继续翻找着簿,就在这时,女人的突然响了起来,毫无心理准备的女人一声尖叫,手中的随即飞了出去。

几分钟后,再确认没有任何声响后,女人从被子里慢慢爬出来,捡起地上的,女人迟迟不敢去查询那个未接来电,几秒钟后,铃声再次响起,女人这次没有扔掉,因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让女人的脸色瞬间变成了惨白色。

“何明!”

几天后,何明的葬礼如期举行,看着何明的遗体被推进火化炉,何明的父亲竭尽全力的控制着何明母亲的情绪,何明母亲此时虽然心如刀绞,但无奈自己的身体状况,也只好竭力忍着,尽管这样,眼泪还是从何明母亲的眼眶中不断落下来。

此后的三个月里,小区里组织了各种各样的慰问活动,街坊邻居都大包小包的前来看望何明的父母,这样的场景整整持续了三个月,三个月后,除了何明的父母和那个此时躺在院中的女人外,这件事情在小区中也慢慢的被人遗忘了。

三个月后,那个女人拖着病怏怏的身体回了家,打开房间的门,女人走进房间,却和一个迎面而来的人撞了一个满怀。

“哎呦!谁这么不长眼啊!其表现优于其他所有的非杠杆美国交易所交易产品。”女人被那个人一下子撞倒在地上,那个人赶忙上前搀扶女人,女人抬头一看,顿时汗毛倒竖,张大嘴巴指着眼前的这个男子,嘴里却发不出任何声音!

男子笑了笑,将女人搀扶进屋,关上房门,男子把女人扶到客厅的沙发上,转身拿起茶几上的电热水壶,拿过一个玻璃杯放在女人面前,女人瞪大双眼看着眼前的男子,一头扎成马尾辫的长发搭配一身银灰色的西装,修长的身材和一张英俊的面孔让一向爱犯花痴的女人此时惊恐万分。

男子给女人倒了一杯水,坐在一旁的沙发上,茶几下面的一个铁质饼干盒子里,男子摸出一盒万宝路香烟,拆开包装,男子取出了一只叼在嘴上,却迟迟没有点燃。

“你...你....你是....你为....你不是....”女人结结巴巴的说道。

男子笑了笑,“很奇怪,是吗?”

“你....不是已经....不可能,这不可能!”女人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男子。

男子从口袋里摸出一只打火机,点燃香烟,男子用力的吸了一口说道:“你以为我死了,对吗?”

女人颤抖着点了点头,眼睛始终不离开男子做的地方,男子把香烟放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,一个箭步窜到女人身边,一把掐住女人的脖子,女人被男子突如其来的举动完全没有防备,看着男子的脸一点一点逼近自己的脸,女人此时的神经接近崩溃。

几分钟后,男子松开掐住女人脖子的手,站在女人的对面,男子淡淡的一笑说道:“你以为我死了,但其实我没有,死的那个是我花钱找的一个替身,那个家伙和我长得非常像!”说到这,男子笑了笑,“我找到他的时候,那个家伙已经被查出是癌症晚期,没有多少日子可活了,因为没有钱治病,那家伙每天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,说来也巧,那个家伙不仅和我长得十分相像,就连名字都和我一模一样!”

女人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男子,“这么说,你才是何明?”

“没错!”男子爽快的答应道。

“为什么?”女人问道。

“娜娜!”何明喊出女人的名字,“娜娜,我今天回来,就是为了看看你,我一会儿就走了,公司派我去外地出差,恐怕要很长时间!”何明说道。

“你为什么这么做?”娜娜疑惑的看着何明问道。

何明笑了笑,便转身走出了家门,留下娜娜独自一人在房间里发呆。

小区楼下,何明被两名警察押上警车,警车呼啸着开出了小区,警局的审讯室里,何明最终道出了事情的原委。

原来,何明的妻子娜娜在与何明结婚之前,曾经在酒店当过坐台 ,一次,娜娜深夜下班准备坐公交回家的时候,正好碰见那天因为车辆限号而不能开车的何明,俩人一见钟情,很快便准入爱河。

后来,娜娜知道何明是某大型企业的董事长后,害怕失去何明的娜娜偷偷辞掉了坐台 的工作,并对何明隐瞒了自己的这段不光采的过去,俩人很快便结了婚。

然而好景不长,那个黑心的酒店老板很快便找到了娜娜,见此时的娜娜过着锦衣玉食的富贵生活,那个酒店老板便已拆穿娜娜的过去身份为要挟,逼迫娜娜和她发生关系,害怕东窗事发的娜娜最终也只好无奈的答应了。

然而纸终究包不住火,何明的父母很快便发现了娜娜一系列的反常举动,在何明父母的百般逼问下,娜娜最终讲了实话,思想一向传统的何明父母为了儿子的前途和自己的脸面,动用各种关系,那个酒店老板最终不堪忍受何明父母的威胁,拿出三十万作为补偿后,自此消失不见了。

然而事情远没有结束,何明父母始终认为娜娜欺骗了他们,此后,娜娜每天都过着非人的生活,何明的父母甚至对外宣称,娜娜从前就是一个 ,是她勾引了自己的儿子!天长日久,这样的闲话最终传到了何明的耳朵里,愤怒的何明找娜娜对峙,可怜的娜娜极力掩盖自己曾经是坐台 的事实,因为她实在太爱何明了。

最终,不堪忍受各方面压力的娜娜再一次出行中遭遇了车祸,头部受到猛烈的撞击后失去了记忆,而当时恨透了父母的何明一气之下,离开了家。

救醒以后的娜娜完全不记得自己是何明的妻子,何明的父母在小区里买下一套两室一厅的楼房让娜娜住下,并在娜娜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,诱骗娜娜在与何明的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。

知道事情真相后的何明愤怒万分,于是才有了,前文中发生的一系列事情。

审讯室里,何明坐在一把椅子上,手上戴着手铐,一个女警坐在何明对面,听着何明的诉说,女警始终保持着沉默。

“该说的我都说完了!”何明说完,叹了口气。

“何明,这是你的问讯笔录,你看看吧,没问题的话,在这里签个字!”女警把一份笔录递给何明。

何明接过笔录,看都没看就在上面签了字,走出审讯室时,何明释然的一笑说道:“终于,一切都结束了!”

女警听完何明的话,笑着拍了拍何明的肩膀说道:“恰恰相反,一切才刚刚开始!”

共 4197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看完这篇小说,编者的心里是久久不能平息,先不说作者的写作手法,就单这个故事而言,就足以打动人心,小说从一个悲剧的爱情故事出发,为我们讲述了一个惊心动魄的关于死亡的游戏,在这个游戏中,娜娜的迫不得已,何明父母的极端和狠毒被作者描写得淋漓尽致,文章开头那个死去的何明,又仅仅只是真正何明的替身,而最终女警说得那一句话,给文章增添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味道,这些都是文章突出的亮点。还值得一说的,就是巧妙的写作手法,文章一开始描写了何明跳楼自杀,把读者带到了一个巨大的悬念之中,此后,又处处设置悬念,让人欲罢不能,迫切的想要得知事情的真相,而作者也设计得很足,在文章的最后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交代出来,不得不佩服作者对文章强大的布局能力!倾情推荐!【:阿悟】【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12 09】

1楼文友:201 - 11:07:18 这样精彩的故事,着实很难得,唯一的缺点就是,何明作为这次死亡的策划者,他的形象不是很鲜明,立场也不是很明确!要是他的着墨再多一点,就完美了!阿悟愚见,希望能与作者交流! 望所有文字,皆出于瞬间顿悟,如佛祖拈花一笑!

2楼文友:201 - 11:10:05 作者很有写悬疑小说的天赋!加油哈!祝美文多多! 望所有文字,皆出于瞬间顿悟,如佛祖拈花一笑!





小孩吃了不消化怎么办
孩子肚子疼用脐贴有用吗
怎样调理小孩脾胃虚弱
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