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弓马丁第四十三章清欺霜双剑节能

来源:    作者:笔名    2020-10-27

魔弓马丁 第四十三章清、欺霜双剑

这个该死的家伙正好喊在他的承受高点上,不过说实话,四万他也不是不能承受,可经过一番激烈争斗,眼看三万就可以拿下,这一下就涨了五千,确实让他受不了,他要再喊一次,这一次他要看看是谁在和他作对。

在他刚喊完,他就竖起了耳朵,仔不限细的听着,果然不付他的重望,那个声音紧随他的声音出现:“三万七!”

不过,这个声音同时打消了郑东家的任何挣扎下去的希望,因为那个声音是从二楼包厢里传出来的,那里都是他这个小米商得罪不起的,他选择立即闭嘴,再要喊下去,也许他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。

“三万七一次,三万七两次!”拍卖师这次读数明显快了很多,他也知道,基本就到这了,郑东家的脸色变化他已经看到,自然知道郑东家已经放弃,所以,他也不再做什么煽动。

“三万七三次,成交!”拍卖锤在拍卖台上砸下,发出一声“咚”的声响,算是为这第一件拍品画上了个句号。

“这是谁?”我转头看向二楼发出声音的窗子,不过曾强没有回头,他听到那个声音时,脖子都僵了一下,听到我问,他说“那个包厢是A级佣兵团红石的专用包厢,如果我没听错的话,应该是他们第一分团的分团长,袁怀。”曾强没有象介绍其他人那样,给我介绍这位,似乎一下就沉默寡言起来。

“这个红石佣兵团这样的心惊胆战就是曾团长以前服务的佣兵团,这个袁怀是曾团长最大的对头,如果没有袁怀,曾团长现在应该是红石佣兵团十个大队长之一。”张汉文凑过来小声对我说,我看了眼曾强,点点头。

接下来的几个拍品可就伐善可陈了,果然这场拍卖的挡次并不高,而二楼红石团的包厢,自那颗五级魔核到手后,灯就灭了,人家就是为了这颗魔核而来,其他都没兴趣,不过在红石的人走后,曾强的啰嗦属性又回来了,把几样拍品的情况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,我突然很有感悟,曾强不去做拍卖师真是大材小用了。

当第七件拍卖品被送上台时,张汉文的身体绷紧了,那正是他跟我提到的手半剑,但它和那只单手剑一起被送上了展台。

“接下来拍卖的是两把剑,这两样物品根据物品原主人的要求,一起拍卖,这两件物品都是铸剑大师欧冶子的杰作!”

这个消息让张汉文的手哆嗦了一下,他本只想要那把手半剑,现在却要把那单手剑也卖下来,这大大超过他的预期。

“老爷!”张汉文小声叫了我一声,我转头看了他一眼,他很纠结的看着我,想说什么可又不知怎么说。

我拍了拍他的腿说:“放心,我知道怎么做。”他纠结上了,这放心是不会去拍呢?还是会帮他拍下来呢?这要拍下来,那单手剑给谁用呢?张硕可只有一只手。

我没关注张汉文,我的注意力在台上那两柄剑,这剑应该有某种联系,不然,不可能放在一起拍卖。

“手半剑名欺霜,单手剑清霜,剑主开价两万银币,此两把剑我拍卖行只为代拍,所以,剑的品质之类本拍卖行未做鉴定,本行不做担保,一切均要靠在坐各位的眼力了!”这个信息让在坐的各色人等大吃一惊,没想到有人敢这样做,这样很难拍出高价,几乎没人会来冒这个险。

张汉文自语道:“原来是这样,难怪在拍卖手册上没有详细的介绍。”

“张叔,能看出这剑的奥妙吗?”

张汉文摇摇头说“如果剑名不是假冒的,这两把剑应算做世之名剑,据说这两把剑是对剑,可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是对剑,所以,很多人都认为它们不过是欧冶子的噱头而已,这两把剑一贯都是分开使用。

大约在五十年前,这两把剑被同一人买去,自此下落不明,直到这次拍卖会,我以为这两把剑只是众多赝品之一,但被佣兵公会的拍卖行拿出来拍卖,品质应该会有保证,但拍卖行这么说,可就……”

张汉文没说下去,不过我也已经知道他要说的意思,而且这现场的气氛也印证了我的猜测,拍卖师宣布开拍之后两分钟,居然没有一个叫价的,现场冷的可怕。

拍卖师时不时的看一下拍卖台角落里的魔法钟,他很希望时间能走的快一些,因为三分钟之内没有人出价,这件物品就要流拍,这种代拍的物品,其实拍卖行并不欢迎,因为拍卖行赚不到多钱,但那出让人的来头,让拍卖行不得不帮忙代拍。

眼看两分钟过去了,一直没说话的拍卖师终于来了一句:“清霜、欺霜两剑,有人出价吗?一次!”

要说这两把剑一把一把的卖,可能还有人买,可一起卖,又没有担保,关注的人肯定比想买的人多。

我闭上了眼,在外人看来我就是一个打算闭目养神把这垃圾时间混过去的主,不过,我却将一股魔法力探了出去,当魔力探到那两把剑上时,那单手剑还好,那手半剑却让我总感觉怪怪的,好象那剑是中空的。

就在这时,我感觉到另一股魔力也在探查那对剑,我睁开眼,向二楼还亮着灯的那个包厢看了一眼,因为那股魔力正是从那包厢里传出来的,而那包厢窗口一个身影闪了一下,我感到有一束目光刚刚从我身上收回去。

“第二次!”拍卖仍然在忠实的履行他的职则,还剩三十秒时,他再次报了次价,他已经做好了流拍的准备,反正这种没有什么好处的买卖,他无谓。

我举起了手,拍卖师身体一震,不管如何,只要有人出价,他就有一份收入,只是多少而已,所以,流拍对他没损失,有人卖他有钱拿,相比起来,自然有人出价当然是好的。

“两万零五百!有没有比这个高的?”拍卖师开始卖力的吆喝起来。

“老爷,这个,这两把剑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吧,没必要……”

小孩流鼻血是什么原因
丽江哪家医院看白癜风
首荟通便胶囊怎么吃效果好
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